通知公告
专业委员会
工作委员会
时间:
专业:
地市:
  准考证后四位:
 
学术交流

试论歌词创作的六要素

时间:2016-04-06 14:52 来源:省音协 点击:


    成熟的艺术大多数有自己的叙事元素,如小说的叙事元素是故事、情节、人物、主题、观点和场景;电影的表达元素是摄影、场面调度、表演、声音、编剧、剪辑和意识形态;音乐剧的主要元素是声光、科技、视觉、舞美、杂技、舞蹈戏剧和音乐等。随着歌词创作和歌曲传播的广度、深度的开拓,定义歌词创作的关键元素已经成为提高歌词写作技术的重要关键。歌词虽然是一种未完成的艺术,但是歌词要插上音乐的翅膀,在创作的时候如果能有意识地照顾到它的基本元素,也许是一首好歌诞生的前提。从这个意义分析,歌词的六要素是,故事、境界、主题、乐感、意象和创意。
    一、故事:有故事,就会有真情,有真情就能转化成美妙的旋律。抗日战争时期由方冰作词,李劫夫谱曲的《歌唱二小放牛郎》就是这样一首歌曲。歌中讲述了少年英雄王二小在放牛的时候,发现了敌人,为了保障八路军后方机关和老百姓的安全,他坦然把日寇带进八路军的埋伏圈,歼灭了敌人,可英雄王二小却惨死在敌人的刺刀下的英勇故事。歌中唱道:“敌人昏头昏脑地迷失了方向,抓住了二小要他带路,二小坦然走在前面,把敌人带进了我们的埋伏圈。”通过叙事的演唱,借用故事动人的情节,使之成为歌颂民族精神的优秀歌曲,广泛流传。在国外也有同样的例子,《魔王》是舒伯特十八岁时创作的叙事体艺术歌曲。舒伯特深深被德国诗人歌德的叙事小诗《魔王》所感动,强烈的创作愿望使舒伯特整整一个下午都浸润在创作的激情中。《魔王》这首诗,讲述一位父亲在一个风狂雾重的深夜抱着危在旦夕的孩子赶路。在穿越树林的时候,魔王出现了。魔王诱骗孩子,要把他带走。诱骗不成,又胁迫孩子要跟他走。孩子一次次呼救,父亲在惊恐之中,一面安慰,一面狂奔,当他精疲力尽回到家时,孩子已经死在他怀里。故事悲催的结局,让舒伯特在谱曲时对孩子和他的父亲在黑暗中苦苦挣扎而不能自救表示深深的同情,而歌曲中的音乐部分对人物的刻画、对精神状态的描述体现了作曲家对歌词表达内容的认同和再创作。“那父亲惊慌,他策马狂奔,在父亲的怀中那小孩呻吟。”这深沉而痛苦的声音在舒伯特的音乐刻画下,让人们领略了人世间的悲哀。
    在现代歌曲中,故事也是少不了的元素。如安娥创作的《卖报歌》,就讲述了旧社会卖报儿童,“不到天明去等派报”、“大风大雨满街跑”、“耐寒耐饥满街跑”的苦难卖报生活故事。台湾歌手王杰创作的《安妮》,讲述的就是他自己的故事,他的初恋故事。王杰初恋恋人就叫作安妮。她是美法混血儿,十七岁的的王杰在一次的舞会上与她相识,纯纯的爱并没有持续太久。分手后,女主角却因一场车祸意外身亡。王杰为了纪念她,便写下了这首歌,歌名也采用了女主角的名字:安妮。 一般来说,有故事的歌词容易展开,容易寄以深情。电影、电视剧的主题歌,会随着剧情的演化而表达,更容易引起歌者和听者的激情。台湾歌手苏芮演唱的《酒干倘卖无》,也是随着电影走向高潮,把维系父女的深情用简练的歌词尽情吟唱,“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远处传来你多么熟悉的声音,让我想起你多么慈祥的心灵,什么时候你再回到我身旁,让我再和你一起唱。酒干倘卖无!”这一字一句声声是泪,句句是血,它不仅是一个弱女子对父亲的追思、对生活场景的回顾,更饱含了对人间真情的倾诉,把人间的悲欢离合表达的淋漓尽致。
    二、境界:《尚书.舜典》,讲到典乐时指出“诗言志,歌咏言“。王国维在解释“言”字时说,“言气质、言格律、言神韵,不如言境界。”境界,指思想的高度,一首好的歌词就需要有这样的思想高度。作曲家洗星海在谈及他创作“黄河大合唱”时,就特别肯定了“黄河大合唱”歌词的境界。1939年的春天,刚来到革命圣地延安的他,在一个小型是个朗诵会上,聆听了诗人光未然朗诵的“黄河大合唱”时,他马上要为歌词谱曲。他兴奋地说,我有把握把它写好。他称誉这歌词“有伟大的气魄,有技巧,有热情和真实,尤其有光明的前途。”“它还充满美,充满写实、愤恨、悲壮的情绪,使一般没有渡过黄河的人和到过黄河的人。都有一种同感。在歌词本身已足够描写出数千年来伟大的黄河历史了。”显然,洗星海在这里说的,就是一首关于黄河歌词的境界。这种境界,源于历史,来自大众,更是凝练成民族的意志,时代的心声。《我的祖国》这首歌词是电影《上甘岭》的插曲,当时歌词作家乔羽风尘仆仆赶到长春电影制片厂,问及电影导演关于创作歌词的要求时,导演说道:“我要一首等《上甘岭》一片早已被人遗忘,但主题歌仍能流传不衰,不被遗忘的歌。”乔羽不愧为歌词大师,经反复酝酿探讨,当把歌词送给导演时,导演完全被歌词传递的信息所感动,仅仅提出,为什么歌词中不写“长江”而写“一条大河”。乔羽回答道“热爱祖国的感情,首先从热爱家乡的亲切感唤起。”这种以小见大反映的就是歌词的境界。
    这种具有高度境界的歌词不但可以出现在抗日战争等那种特殊的年代,而且可以出现在我们今天的日常生活情境中,《在希望的田野上》就是这样的好歌词。这首词,歌唱家乡、歌唱时代、赞美生活、憧憬未来,充满了对生活的自信、祖国的自信,表达的就是一种“我们世世代代在这田野上生活、劳动、奋斗,为她幸福,为她增光”的思想境界。
    人有各种各样的境界,歌词不但要凸显主旋律的境界,而且要表达对生活、对人生、对爱情等不同主题的境界。如李叔同编配的《送别》,以极富意境的歌词“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把离别的哀怨、凄惨、悲凉唱得如怨如诉,让人久久难以忘怀,这就是离别的境界。
    三、主题:不可否论歌词在表现主旋律等方面有其它文艺作品不可取代也无法企及的重要功能,主题就是这种功能获得尽情绽放的重要元素。我们的军歌《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新四军军歌》、《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等就是这样主题鲜明、简洁明了的好歌词。当响起“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的歌声时,我们都会浮现出军旗飘扬,军徽闪亮,英姿勃勃,威武雄壮的人民解放军队伍。这已经成为我们军队的象征,战士的形象,体现了中国人民的钢铁意志,表明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凸显主题特征是这一类歌词所具有的共同特点。无论是“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充满爱国激情的歌词,还是“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的豪迈呼声,都恰如其分地表达了主题,让我们感受到时代的脉搏,正义的力量。
    主题成为歌词的主要元素,还因为歌词创作的一块很大领域就是命题作文,为学校、企业、某次活动、某个场馆等创作的歌词都具有明确的主题。歌词围绕这个主题展开,通过语言的整合和提炼使之在主题的展开和延伸中别具一种风姿。由刘大白作词、丰子恺作曲的上海复旦大学校歌就写道“学术独立思想自由,政罗教网无羁绊。巩固学校维护国家,先忧后乐交相勉。作育国土恢廓学风,震欧铄美声名满。”把一所中国大学要自立于世界大学之林的豪迈气派充分显现。
    1986年,第一届上海电视节上(注:当时的名称是上海国际友好城市电视节),电视节会歌《歌声与微笑》作为一个演出节目在上海滩一炮响一夜之间,这首朗朗上口的歌传遍大街小巷。歌词中写到:“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明天明天这歌声,飞遍海角天涯。明天明天这微笑,将是遍野春花。”简洁的歌词,把主办方想通过举办国际电视节进一步拓宽城市交往的大门,提高上海城市影响力的主旨烘托得近乎完美;歌词又充分展示了中国人的友好、热情、进取的态度,可以说是一首尽善尽美的主题歌词。
    四、乐感:写歌词,绕不开的话题就是乐感。没有乐感,歌词就等同于诗,甚至诗也不是,仅仅是一篇散文。因此,给歌词丰富的乐感是创作时格外需要关注的重要元素。一般来说,乐感包含句式、押韵、段落、选词等环节。句式,就是要符合歌唱的特点,不能太长,不能太拗口,一般来说7——9个字足矣。押韵,要注意韵脚的统一,在注意韵脚的同时又不能为了押韵,让语句生硬。歌词要注意韵脚,关键是为了歌唱。歌唱的时候,因为歌词前后韵脚一致,容易使歌者和欣赏者找到歌曲和谐、优美的感觉。由于韵脚能给人的听觉带来美感,因为讲究韵脚的歌词可以方便听者的记忆,朗朗上口的歌词不但给我们带来美好的感觉,而且很容易入心、入脑,成为终身难忘的记忆。段落,也很重要,在肖华创作的《长征》中,在各种不同情境,他选择了不同的句式,目的就是为了让曲作者更容易选择合适的乐曲。如“告别”创作者安排了14句,显得绵绵长长,尽情表达了根据地老百姓与红军依依不舍的深情。而在“飞越大渡河”仅用了10句,就把红军神速,连续作战的英雄气魄描绘得引人入胜。
    为了使歌词更显音乐性,有时候对词作者就有明确的要求。比如作曲家郑律成在对《八路军进行曲》(现名《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词作者提出,歌词要写的“唱段相间,寓整于散,要韵律谐和,节奏响亮,中间还有安排上三个四字短句。”这些要求就是在提醒词作者,一定要认真把握好歌词的音乐性,把握好歌词的节奏,让歌词呈现出呈现出可以歌唱、可以抒情的结构。否则,歌词只是歌词,作曲家不喜欢,就无法插上歌声的翅膀。
    为了烘托主题,或者为了强化某种情感,歌词的分段也十分重要。一般由AAB,ABBA,ABAB等形式。《嘎达梅林》是一首内蒙古流传甚广的长篇叙事民歌,歌唱蒙古族民族英雄嘎达梅林领导人民反抗封建王爷的斗争故事。歌曲具有深厚的草原气息,曲调连绵起伏,深情悠长。为了更好的表达歌曲的意境,作曲家安波对原来的歌唱进行修改,把原先昂长的歌词调整为四段。修改后的歌词特别注重歌词的音乐性,“南方飞来的小鸿雁啊,不落长江不呀不起飞;要说起义的嘎达梅林是为了蒙古人民的土地。…天上的鸿雁从南往北飞,是为了追求太阳的温暖哟;反抗王爷的嘎达梅林是为了蒙古人民的利益。”显然,安波的整理使歌曲更能够体现蒙古民歌宽广豪迈、从容稳健的风格。
    五、意象:意象是歌词创作中,根据感觉来源传递的表象信息,经思维加工的认知客体的形象,体现了在头脑里留下的记忆痕迹和歌词整体的结构关系。这个记忆痕迹就是感觉信息和对信息进行文学加工的连接关系。意象不是神秘的东西,是歌词写作者头脑思考灵动的产物,它可以激起受众丰富的联想。在民歌《茉莉花》中写道“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草香也香不过它,我有心採一朵戴,又怕那看花的人儿骂。”其中,把茉莉花香与其它花儿比,想戴花,有怕被人骂等就是意象。这种意象是歌词的重要元素,因为意象的创设可以帮助歌曲的内涵得到超常的升华。军歌《说句心里话》的词作者石顺义在写道“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家中的老妈妈已是满头白发;说句那实在话我也有爱,常思念那个梦中的她梦中的她。”歌词勾划出一个革命军人心中既有亲人,又有祖国的两难选择,突出了军人崇高的思想境界。而这种境界的实现,全依赖于歌词两难的意象创设。
    意象的创设可以分为仿象,兴象,喻象和抽象四类。仿像是通过模仿对象的形态创造出的意象,如席慕蓉的《出塞曲》中有“想着草原千里闪着金光,想着风沙呼啸过大漠。想着黄河岸呀阴山旁”,它把出塞感受到的具象充分展开,勾勒出对塞外大好山河的思恋。兴象在歌词创作中以具体的物象为引导,给歌曲提供触发情感、启动联想的契机,从而激发更深厚、浓烈的情感表达。娃娃创作的《一剪梅》中有“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此情长留心间。”就把寒梅引领到“天地”、“爱我所爱”的高度,使人在演唱过程中感受到不一样的寒梅,由此触发无限联想。喻象:就是摄取客观世界的物象,并给与一定的象征意义,表达人类深层次的情感。阎肃先生的《雾里看花》中说的是雾里看花,象征的却是人与人的情感,“烦恼最是无情,笑语欢颜难道说那就是亲热;温存未必就是休贴,你知哪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哪一句是情丝凝结。”巧妙的隐喻完全超脱了原来打假歌词的范畴,让人对生活多了一层深思和斟酌。抽象:指词作者通过自己的头脑加工,用纯粹的形式符号来唤起歌者情感的一种意象。这一点在方文山的歌词中特别明显,如《七里香》中的“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多嘴,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初恋的香味就这样被我们寻回。”《青花瓷》中的“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都是由着作者的想象在天南地北、上下千年中游弋,诉说出不一样的人间爱情。
    六、创意: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歌词的生命同样如此。歌词的创意包含两个方面,内容主题的创意和歌词写作的创意。内容主题的创意就是要敢于、善于寻找生活中尚未开拓的处女地;歌词写作的创意主要指用词造句的创意。写爱情这个题材的歌词不知道有多少,真正能跃上词坛,独领风骚的少之又少,其关键就在于创意。看看流行的爱情歌曲,它们的题目本身就预示了一种创意。如:《玫瑰三愿》、《天涯歌女》、《蔷薇、蔷薇处处开》、《玫瑰、玫瑰我爱你》、《敖包相会》、《月亮走,我也走》、《让我再看你一眼》、《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蓝蓝的夜、蓝蓝的梦》、《执迷不悟》、《轻轻地告诉你》、《真的好想你》、《涛声依旧》、《老鼠爱大米》、《同桌的你》、《月亮之上》等等。尽管都是关于爱情为主题的词,但是由于选题不同、角度不同、联想不同,因此要表达的主题和内容都不尽相同,充分说明歌词创意的魅力。
    对于创意,罗大佑曾经说过:“因为写歌代表着一种创意。而创意就代表着你是在做一个别人还没有作过的事情。这句话的意思是,你不要去做别人做过的事情。当你这样想的时候,你其实是在找另一个空间。这个空间可能有无限的想象力在里面。”显然,写词的最高境界就像罗大佑说的那样,写别人没有写过的词句。这样,张扬独特的个性、选择多角度的表达、运用新鲜的比喻、创设耳目一新的意象等等就是歌词创意的来源。乔羽在创作《思念》时,因为当时看见了一只落在窗口的蝴蝶,蝴蝶就成了思念的主角,“你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为何你一去便无消息,只把思念积压在我心头。”独特的创意,让这首有了特别旺盛的生命力。
     “黄河向我呼唤,怎能愧对祖先。…泰山向我呼唤,要做中华好汉。”这是曹勇创作的歌词《我们是黄河和泰山》中精彩片段。一般来说,黄河、长江、泰山、昆仑在歌词中总是一直被动的形象,在这里黄河、泰山完全变了模样,它成了主导者,成立呼唤者。曹勇说到这首词的创作时他特别强调“是家乡在呼唤,祖国在呼唤,民族在呼唤,呼唤着一种民族的精神和历史的责任感。”换句话说,任何创意,没有扎实的生活基础,没有对生活本身的思索和想象,就不可能有别有情趣的创意。苏东坡在论诗的时候就说过“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与豪放之外”,其意就是指创意要在旧套路中寻找新的思路,在豪放不羁的风格之外寄托高妙的韵味。换句话说歌词创作中任何创意没有扎实的基础,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突破。
     晨枫先生在在一篇对三、四十年代我国了流行歌曲的再思考的文章中指出:“艺术的发展历史,并非一定验证着艺术的进步和守旧,而往往遵循着变化与递进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又往往会呈现多样化、多流派的状态来。”纵观我国百花盛开,方兴未艾的歌词创作,亟需在理论上有所突破,以便创作者者能更好的把握规律,选择符合时代需要和自身特点的突破口,为歌曲提供更多、更新、更美、更好的歌词,这是词作者的时代责任也是我们大家共同追求的方向。有那么多人在精心创作的歌词,一定会拿出不辜负时代的好作品,让中国的好歌伴随中国信念,自立于世界歌曲之林。
   
    通讯地址:上海沪太路555弄1号1702室  邮编200070
    手机18930059098
芮彭年
 
 
 
 
 
 
 

上一篇:在前辈的精神中汲取营养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协会 | 联系我们 | 活动中心 | 最新动态 | 视频中心
河北省音乐家协会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01811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10502001131
地址:石家庄市中华北大街市庄路66号
电话:(传真)0311-87042822 考级咨询:87825222 E-mail:hebeiyinxie@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