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专业委员会
工作委员会
时间:
专业:
地市:
  准考证后四位:
 
学术交流

河北人写咱百姓的歌

时间:2015-06-02 17:17 来源:省音协 点击:

“要想为老百姓写歌,你就要深入到老百姓的生活中去。”这是河北音乐人的共识。通过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近年来河北省歌曲创作取得不俗成绩。《我的梦 中国梦》《套马杆》《你那里下雪了吗》《常来常往》《天下百姓》《党啊,亲爱的妈妈》《中华好家风》等脍炙人口、广为传唱的歌曲,都是河北音乐人的精品力作。



歌曲创作的“河北现象”

“河北省连续8届共10首歌获得了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以下简称‘五个一工程’奖)。”河北省音乐家协会(以下简称“河北省音协”)主席兼秘书长白朝晖说,河北省的词曲创作队伍,已经形成一定的规模,一批优秀作品受到业界和百姓的一致好评。

白朝晖说,河北的词曲创作规模,在全国来说,是比较靠前的。“我记得有一个全国性的、以学雷锋为主题的歌曲创作征集比赛,咱们河北省不仅拿了一等奖,而且获一等奖的10个作品中,有3个是河北的。”

“不夸张地说,现在只要有征歌活动,获奖者中十有八九有河北人。河北省有的词曲作者每年只是从征歌赛中获得的奖金就有几万到十几万不等。”河北省音协副秘书长贾明兴谈起省内的词曲创作成绩,目光炯炯,闪着自信的光芒。“我觉得河北省的音乐创作已经形成了一个‘河北现象’。”

河北省音乐家协会成立65年来,广大会员励精图治、辛勤耕耘,一大批音乐精品和音乐人才脱颖而出,现有省级会员3200余人,全国会员310人。省内歌曲创作,成为河北乐坛最令人瞩目的景观。

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常务理事、河北省音协顾问、词作家王大民说,在十几年前,甚至更早以前,河北省就开始抓歌词创作了。“河北省的歌词创作队伍还是很壮大的。有二三十个词作家在全国都很有名气,几乎月月都有词作家获奖。”

同时,群众性歌曲创作活动十分活跃。多年以来河北省音协以出作品、出人才为主旨的歌曲创作活动频频举办,业余创作群体不断涌现,队伍不断壮大,一大批青年才俊展露头角,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歌曲《我的梦 中国梦》《套马杆》《我听过你的歌》《中华好家风》《我们的美好时代》等一批新创作歌曲在社会上广为传唱,有的还荣获了全国性大奖。



到生活中去寻找灵感

“我们主要是以抓人才、抓创作为中心。创作是繁荣文艺事业最重要的基石。”白朝晖说,河北省音协的工作任重道远,但眼前最主要的还是要抓创作。

《我的梦 中国梦》《晒盐的汉子》《盖楼的哥们》《矿工老哥儿》《我们的希望小学》《中华好家风》等,这些歌曲都有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清新活泼,贴近生活,词曲都碰老百姓的心坎儿。

“我心中有个梦美丽又普通/在平凡的岗位托起彩虹/小小雨滴融入江河/像雷锋一样无悔今生”(《我的梦 中国梦》)

“海上那个日头烧红半边天/照着咱盐汪子那叫真好看/日头你快快升起来/咱和你早就结下了缘”(《晒盐的汉子》)

“盖楼的哥们/瓦刀一挥膀子一甩/盖楼的哥们/一座大楼就盖起来”(《盖楼的哥们》)

“你有一个家 我有一个家/不能治好家 怎能治好国/家风连国风 国风兴家风/温良恭俭让 是否还记得”(《中华好家风》)

“剩下一粒米/为你熬成粥/仅存一件老棉衣/给我拿来披肩头/比爹恩泽深呀/比娘情义厚/想起众乡亲/总是热泪流”(《天下百姓》)

……

仔细听一听,认真品一品,这些或大气、或豪迈、或温暖、或欢快、或让人深思的歌儿,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接地气。

社会文化是多元的,人们对于音乐的欣赏也逐渐多元化了。如何能使词曲作家创作的歌曲既积极、昂扬又让百姓喜欢?


白朝晖说,那就不能只搞‘“一言堂”,要不断加强修养,要到生活中去。“我们就是要用实在生动的故事,写成文艺作品。”

谈到如何提高词曲创作水平,白朝晖认为,这需要多深入生活,多读书,向书本、经典,向生活去学习。“凡是写不动了,谁也说服不了谁了,就到生活中去。到基层踏踏实实走上一圈,就找到了答案。”

 正如白朝晖所说:你没见过高山、大海,你就写不出山和海。要想为老百姓写歌,就要深入到老百姓的生活中去。

河北省音协每年都组织词曲作者采风,到生活中去,到群众中去。

说起《盖楼的哥们儿》《晒盐的汉子》等专题创作采风活动,白朝晖说,这两首歌一开始写出来有点儿小资味儿,文人气儿浓。

“我们组织大家去黄骅一个盐区,去看看真正的晒盐人。”白朝晖说,他和音协的同志带着词曲作者们在那里待了一个多星期,每天都与盐工们交流,观察盐工们的生活。

“这哪是我们啊?不像!”词曲作者们拿着最初的版本让盐工们听,他们都摇头说这不是写他们的。

“他们都是大嗓门,火辣辣的。所以大家又几经修改,用上了盐工自己的语言。”贾明兴说。

有了生活,接了地气,改出来的自然就是鲜活的生活。

“这再唱出来,风格一下子就变了,盐工们一听就觉得对味儿!”白朝晖的言语里透着兴奋,好像盐工汉子们那黑红的笑脸还在眼前。

写《盖楼的哥们》,正是2008年奥运会前夕,河北省音协的同志和词曲家们一起到鸟巢附近租了房子,天天到工地上与工人们聊天,改了写,写了改,再把歌唱给他们提意见。最后,终于唱出了工人真正的心声。

“因为那歌就是写他们的,为他们写的。”贾明兴说。

2015年贺岁音乐电视《中华好家风》在各大网站发布后,受到广大歌迷和听众朋友的一致青睐。作为歌曲创作者之一,白朝晖说,为将《中华好家风》打造成弘扬正能量、弘扬真善美的精品力作,主创人员曾先后多次深入工厂、农村、学校、社区等第一线体验生活,在河北玉田的“文明村”“孝老村”与村民们同吃同住在庄稼院。

王大民说,要想创作与生活接洽得好,既有正能量,也被老百姓所接受,就要找到那个交汇点。“创作离不开生活。只有深入到生活中,才能说出老百姓的心声。”

比如说对优秀传统道德文化的宣传,“就家庭来说,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诚信的?就国家来说,国家也一直提倡做人要诚信。这就是个交叉点,是人们普遍认同的点。再比如歌颂好人,这也是人们都认同的。”王大民说。

“要想搞好创作,就要多阅读、多采风。好作品题材就蕴藏在民间,在亲情、乡情中。”河北省音协副主席、自由音乐人刘新圈也认为,好的作品离不开真正的生活。




厚积薄发 精雕细琢



“一句话,好的作品需要炼词、炼句、谋篇。小酌字,中斟句,大谋篇。一个有高度、有境界的作品,小歌也能写大。”刘新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和欣赏层次,但是,只要抓住了人心,抓住了让读者共鸣的东西,就是成功的开始。

“正所谓厚积薄发,我以前也写小说、诗歌、散文。所以,一篇作品要出来,是需要十年八年的内在功夫的。”讲起他的成名作——2009年写的《套马杆》,大家最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的创作速度快。他写《套马杆》的歌词用了不到一小时,网上结识的天津曲作者郭永利当即谱曲。之后,《套马杆》迅速在全国传唱开去,还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

河北省社会音乐研究会会长、《河北音乐教育》主编王为民也认同这样的观点,他正是《我的梦 中国梦》的曲作者“小民”,曾经务过农、当过武术教练、编辑,后来从事作曲,涉猎“戏曲”“通俗”“美声”“民族”等方面。他还喜欢美术、诗词艺术。“我觉得只有懂得多了,才能做好。就像金字塔一样,只有基础大了,塔尖才能更高。要开拓自己的艺术修养,视野才能高。”

白朝晖认为,创作需要长期的积累,偶尔的爆发。“这与小说家是一样的,越能沉得住气,就越能爆发出好的作品。”

“同样是写草原,如果还是用那些千篇一律的哈达、蒙古包之类的意象,就不出彩了。而刘新圈老师写《套马杆》的这个角度十分好,切入点小,但是可表达的东西很多。”《燕赵词作家》执行主编、词作家胡新海这样评价《套马杆》。

胡新海是石家庄灵寿人,他当过兵,干过媒体编辑,还曾在文学大专班教过课。从小喜欢写诗唱歌的胡新海在上个世纪90年代写的歌词《你那里下雪了吗》,被广州音乐人颂今看到谱了曲,广受欢迎。近两年,他又推出了《一起打拼的兄弟》《常来常往》等力作。

“写歌词的话,有的人会选特别巧的角度,比如《你是灯笼我是火》,我其实缺乏在角度方面的创新,就只能靠语言来弥补。我记得在《燕赵词作家》看到过北京的一位评论家发文章说:‘写词,第一是有好角度,第二是灵感。第三就是语言。’我很受启发。”

胡新海谈自己的创作经验时说,写歌词时,要自己哼着旋律去写,这样创作出来的歌词才有旋律感。这样的歌词给了作曲家,作曲家才会有想要谱曲的冲动。“用的词不能艰涩难懂,要浅白、通俗一些。要想想自己是否能记住这些词儿。如果一离开了电脑就想不起来了,说明功夫还没有下到。”

 “写歌词就要精短,好记。要让人们喜欢听、爱唱、会唱。”王大民说,他创作《我的梦 中国梦》歌词的时候,发现全国创作这个主题的歌词很多,但是大多都雷同,要想脱颖而出,就要找不同的角度来创新。

“作词,不能过于具体,也不能弄不清是唱给谁的。说到梦想,人人都有,但从词曲创作来讲,又不能太过于具体。”王大民举例说,开报亭的梦想是多卖报刊,开书店的希望多卖书。365行,每行的具体梦想都不一样。若是写得太具体了,其他行业的人就不会去关注。“所以我在创作时就考虑到那些既是个人的又是人们共同梦想的方面。”

相对于物质方面的梦想,精神方面的梦想更加重要。说到创作的初衷,王大民说:“做一个怎样的人,为谁工作为谁活着?我就由此想到了雷锋。我是从青年时代就开始学雷锋的,一直学到现在。学习雷锋,就要做像雷锋那样的人,那么不管在什么岗位,都能做出成绩,在短暂的生命中,就能放出光彩。”于是,《我的梦 中国梦》就这样出炉了。

写一篇歌,作一首曲子,自然是需要胸中有丘壑的。这也正像白朝晖所说的:作为艺术家,首先得是个思想家。

“大家一起创作《中华好家风》的时候,我当时就想:家庭是社会最小的元素,只有一个小小的家庭好了,整个社会才会好。这也是这首歌的主要思想。”

“创作的时候,要让自己投入进去,敢于去写,更不能怕错。”贾明兴说,灵感随时都有可能迸发,要按照自己的心意写下来,不要怕这怕那。他觉得,词作家应该在生活中处处留意,时时思考,敢想敢写,时间长了,好句子都会自己蹦出来。




互帮互助 淬铁成钢



白朝晖认为,歌曲创作不是单打独斗,而是要相互协调、配合,先有词家,再有作曲者。配器,演唱,录制,展播等,也缺一不可。只要这些条件都能有机结合起来,能够贴近时代,贴近生活,就一定能够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2013年开始,河北省音协牵头,召集省内将近20人的创作队伍,有知名的诗人、词作家、曲作家等,进行创作研讨。大家集思广益,推选出13首歌曲,作为推荐申报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的作品。此后,这些作品就像铁矿石一般,经过词曲作家和一些专家的反复推敲修改,终于淬炼成“钢”,最后定了其中的5首歌推选上去,都获得了不俗的成绩。

“每一首精品出来,都凝聚了很多人的心血。”贾明兴说,这也体现了河北省词曲作家的无私奉献。所以,河北省的词曲创作,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河北省有一个互帮互助的好风气。

“河北省的词曲作家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大家都在互相帮助,没有私心。”贾明兴说。

河北省音协每年办创作班时,都会请来全国各地的专家、老一辈词曲作家就歌曲创作的方向、方法、技巧等授课,对年轻词曲作家的作品进行一对一帮扶。

白朝晖说,这么多年来,河北的音乐人在这方面也形成了一个共识,要互帮互助,共同发展。例如王大民一直在坚守《词报》这个阵地,无私奉献,断断续续已经有二十几年了。王为民主编的《河北音乐教育》杂志也一直在坚持办刊,为宣传河北的音乐事业做着贡献。河北省音协还成立了河北省音协音乐文学委员会,在会长杨模的带领下,为河北省音乐人提供了专业上的帮助。

刘新圈一直非常关注曾跟他一样奋斗着的“草根”词作者。为此他还在网上建了个群,成员中有河北的词曲作者,也还有不少省外知名圈内人。“有好多词作者不善于交流,不善推广,特别有局限性。所以,我就组建了这个群,着力把那些优秀作品推广出去。比如说我们群里的石焱,是一个比较有影响力的作曲家,已经和我省词作者合作推出了上百首歌。”刘新圈如是说。




提升水平 更上一层楼



面对河北省词曲创作的喜人局面,白朝晖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何进一步提升河北省的音乐事业?他说,这也是每一个河北音乐人都要思考的问题。

“我们的曲作家数量还不太多,名家较少,到底通过什么样的培训班来带他们?怎样迅速提高他们的业务素质?这都是要思考的。只有词、曲作家都不断涌现、爆发,河北的词曲事业才能更加繁荣。”王大民说。

“得尽快培养年轻人,尤其是作曲家。”这是王为民的心声,也是很多河北音乐人的心声。

贾明兴说,河北省拔尖的音乐人不多,可以说是“有高原无高峰”,他也觉得作曲家的培养迫在眉睫。

 “音乐人创作的东西必须要有时代的烙印,要引领时代,还要有自己的艺术个性,要不作品是不会被流传开来的。”刘新圈希望音乐人要站得高一些。

“音乐人要拓宽思路,拿出更多的精品,不要做口水歌,哼呀哼呀唱一两年,就无声无息了。”胡新海觉得,好的歌曲还是需要高的艺术水准来要求。

“有个朋友曾经对我说,你们河北传统音乐分布最广,保护得却最晚。像吹歌艺术、各种民间音乐会等,都非常好。所以,我呼吁歌曲创作者把住民族的根,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才能更好地发展和创新。”王为民说。


----刘建蕊 王瑜



上一篇:漫步在情韵独特的旋律之林
下一篇:经典挂在百姓嘴边 经典活在百姓心里

  关于协会 | 联系我们 | 活动中心 | 最新动态 | 视频中心
河北省音乐家协会版权所有 冀ICP备15001811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13010502001131
地址:石家庄市中华北大街市庄路66号
电话:(传真)0311-87042822 考级咨询:87825222 E-mail:hebeiyinxie@vip.sina.com